1978年他们成为了首支访问中国的英国球队

0 Comments

1978年,西布朗开始了自己的中国之行。当时球队乃至整个国家都非常看重这次活动,球队在离开英格兰之前甚至在唐宁街和首相进行了出征仪式。现在距离西布朗的那次访华已经过去了40年之久,而当时作为球队的新援,日后为球队出场超过220次并成为球队一代传奇的布伦登-巴特森(Brendon Batson)也回忆起了那段往事。

时任西布朗主帅罗恩-阿特金森起初并不太喜欢这次中国行。“我觉得那是一场噩梦,”阿特金森表示。“我个人是非常厌恶的。”但巴特森却并不这么认为。“有很多特别的时刻。我们参加了很多宴会,有的时候会非常正式。虽然食物不会合每个人的胃口,但和大家在一起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‘大龄学生’。你能感受到球队内存在的友情,我觉得我还是挺享受这一切的。现在我还会回想起那次经历,随着时间的推移,你会觉得那一切还都挺不错的。”

其实这次机会原本不是属于西布朗的,但在时任英格兰主帅罗恩-格林伍德拒绝让英格兰队前往中国比赛之后,西布朗才得到了访华的机会。作为第一支来到中国的英国球队,西布朗被很多人看作是这方面的开拓者,甚至有人将他们称作“足球界的大使”。但事实上他们并不是第一支造访中国的西方球队。纽约宇宙队早在1977年就来到了中国,而在和西布朗的比赛结束三周后,中国队还和墨西哥球队萨卡德佩克、意大利球队国际米兰以及加纳国家队进行了比赛。

但没有哪支球队抵达中国的过程像西布朗那么曲折。球队经由罗马、巴林和加尔各答才到达香港,之后他们坐火车去了广州,然后又坐飞机抵达北京。据巴特森所说,他们“经历了好几个日夜才达到目的地”,事实上,整个过程共历时90小时。“一到中国,你就能感受到氛围的变化,”巴特森回忆道。“那个时候我们感觉自己或多或少地像英国派来的大使,就是这种感觉。”

到达北京之后,西布朗的球员受邀去看了一场中国国内杯赛的决赛。为了能让西布朗球员到场观战,这场比赛还特意推迟了一天进行。不过在赛前,中国足协的副秘书长告诉西布朗的球员,看台上“不能发出口哨或者类似于喊叫的奇怪的声音”。而据巴特森回忆,看台上的中国球迷“只有一些友好的行为。即使看到了一个糟糕的进球,他们也只是会感到有些懊恼。”

西布朗在中国的第一场比赛是面对北京队,最终他们3-1取胜。“球场内大约有9万人,但你甚至能听到一根针掉到地上的声音,”巴特森表示。“那真的是一种完全的安静。他们告诉我们大声喊叫或者拍手庆祝都是不礼貌的行为。所以我们做每件事的时候都会非常非常安静。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,在这么多球迷面前,你却感受不到比赛的氛围。我们真的是在一种完全安静和沉默的氛围下比赛。”

西布朗在中国一共踢了5场比赛,这5场比赛球队全部取胜,西里尔-雷吉斯(Cyrille Regis)在每场比赛里都有进球。球队第二场比赛面对的是中国队,在那场比赛的更衣室内,西布朗球员看到一张摆满糕点的大桌子。桌子上面铺着干净的桌布,还放着很多吃的,甚至有冰激凌。这些不熟悉的食物给西布朗球员留下了非常深刻的记忆。

“那和我们了解的完全不一样,”巴特森表示。“你觉得在这你会吃中国的食物,但事实并不是。人们总是说应该尝试一切新鲜事物,但我记得有一种食物,他们说是鸭蛋,但颜色却是黑乎乎的。你的大脑会告诉你这就是鸭蛋,但你的眼睛会告诉你我并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鸭蛋。有些食物在欧洲的餐桌上你是不会碰的。”

来到中国之后,西布朗的球员们几乎没有时间休息。在没有比赛的时候,他们的行程也被排得满满的。他们去参观了明十三陵,去了长城、还看了包括熊猫表演在内的杂技节目。

“我们去长城的那一天,会有很多队友说:‘我们真的有必要去吗?’但也有人会告诉我们说:‘在所有要参观的景点里,这个是必须要看的。’”

当时有一位拍摄纪录片的BBC记者也随队一起前往,在到达长城后,这位记者问西布朗球员约翰-特雷维克和米克-马丁他们对于长城的第一印象如何。

“当你看完一面墙,你就算是把长城全看遍了,不是吗?”特雷维克这么说道。这个评论让很多人感到不满,也影响了他的声望。

巴特森表示:“这和我们通常结束赛季后的休闲方式不同,通常我们会去打打高尔夫球,然后放松放松,之后喝两杯来回顾一下过去的8、9个月。通常情况下,大家会把赛季结束后的旅行称为‘有点西班牙式的’或者‘有点葡萄牙式的’,但在中国行结束之后,我们都无法把它归类到哪一个方面。沿途我们看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景观,那真的是一个很棒的机会,能让你看到完全不一样的东西。”

回国之后西布朗的球员们终于松了一口气,要知道他们的归国之路同样不轻松,也是在经过了德里和贝鲁特后才回到英格兰。而在中国踢完最后一场比赛的27天之后,西布朗的球员们为了新赛季的备战又在叙利亚的阿勒颇参加了比赛。这次叙利亚之行也再次被冠以“外交”的性质。
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